学院新闻 首页 > 学院新闻 > 正文

首都师范大学陈新夏教授莅临我院讲学

作者:徐元杰 图片:徐元杰 编辑:任文慧   时间:2017-06-16

 

2017年6月14日上午,首都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陈新夏教授应邀来到我院,在我院3楼大会议室,为我院师生主讲了题为《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教育的几点思考》的学术讲座,院长张向东教授主持讲座,哲学、科学社会主义等相关专业学生参会。

陈教授首先讲解了学习马克思主义的方法。他认为,学习马克思主义应从原理开始,因为学习原理能够使我们更加清晰化逻辑化的掌握马克思主义的精髓与核心内容。但如果要深入学习马克思主义,还需要阅读原著,因为马克思与恩格斯所写的原著并不是为了编纂教科书而写的,而大部分是手稿的形式,因而更多的体现了作者本人的思考方式与哲学观点。接下来,陈教授阐述了在研究马克思主义过程中出现的“原生态的马克思主义与次生态的马克思主义”这两个概念,“原生态的马克思主义”即最原始与本真的马克思主义,“次生态的马克思主义”即在后人的研究过程中产生的马克思主义。在对待这个问题上,西方主张用“差异法”来研究马克思主义,认为马克思主义的创始人不是马克思与恩格斯,因为马克思与恩格斯的思想并不是完全一致。比如,恩格斯的《反杜林论》和马克思在早期著作中体现的思想有差异。但陈教授认为,不能因为马克思与恩格斯的差异性而否定一致性,由此得出结论,恩格斯和马克思一样也是马克思主义的创始人,换句话说,恩格斯和马克思一样,也是原生态的马克思主义。

接下来,陈教授又介绍了马克思主义的发展,将其总结为“一源多流”,其中“多流”主要流向两个方向:即东方马克思主义(中国、苏联)和西方马克思主义(德国法兰克福学派),东方马克思主义比较注重马克思主义科学认识,西方比较注重马克思主义价值取向。即东方马克思主义把其当作科学,西方马克思主义更关注文化价值、精神意蕴等。但并非绝对如此,比如西方的阿尔都塞也同样注重科学认识,苏联的福禄诺夫也开始注重价值取向等。

之后,陈教授又介绍了在“次生态马克思主义”的研究过程中存在的一些问题,用解释学的概念来说就是:一、存在意义的添加(添加了不存在的东西),其中添加又分为正面的(我国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与负面的(文革中一度将马克思与恩格斯哲学归结为斗争的哲学)二、存在意义的遗漏(马克思与恩格斯思想中原有的内容被后人在解释中淡忘了),比如马克思主义实践观,以往人们在对马克思主义实践观进行叙述时仅仅陷在认识论里,后来才认为实践观是马克思主义的本质,因为马克思与恩格斯认为物质资料的生产和再生产是全部人类生活的基础。

接着,陈教授又讲述了学习经典著作的益处。他认为,学习经典著作,可以学习经典作家分析问题的方法,可以学习经典作家的学风和文风。最后,陈教授谈到了学习经典著作需要注意的几个问题:一、如何选择经典著作;二、学习著作要把握基本理论;三、学习著作要联系当代社会实践。陈教授认为,学习马克思主义不能停留于文本的考证,文本不是文物,不能像考古一样研究文本,应该联系当代的社会实践,才能更加深入与全面的学习著作。

最后,在讲座的尾声,陈教授对同学们的提问进行了耐心而详尽的解答。之后,在同学们热烈的掌声中,此次学术讲座圆满结束。

 


教育部全国哲社科规划办高校人文社科信息网国家图书馆河南大学图书馆社会科学院共青团网河南大学网站导航
河南大学哲学与公共管理学院 地址:中国 开封 金明大道 邮编:475004 办公电话:0371-23885561
邮箱:zgy2015@henu.edu.cn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蓝创科技